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黔东南日报 第950期 第A5版:文艺副刊

秋在水,静中香

  □耿艳菊
    有两个女子令我难以忘怀。第一个女子是在一个画展上遇到的,她在画上,安安静静的。那时候是清新清寂的早上,画展里只有我一个人,流连在画和晨间的空寂里。然后,我一转身,不经意的一瞥,却被角落里的她深深吸引。
    那不过是她的背影,坐在一架钢琴前,修长的手搭在白色的琴键上,头微微左倾着,在弹琴。一支蜡烛在右上角的烛台上,散发着迷蒙的暖暖的亮光。女子松挽着发髻,着灰白的带些微微粉色的一袭长裙。长裙有轻纱的质感和流畅,堆堆叠叠在宽阔的凳子上,像一方静谧的秋天的湖水面,褶皱着的是轻轻的涟漪。
    她安然端庄地坐在那静美的“水面上”,真明澈,真简单,真温暖,真美好,更深邃。站在这样的一幅画前,恰如在秋天明朗的晴空下,对着一湖秋水,忽然间整个人就透彻了,眼前心中只有美和善和静。那些纷纷扰扰,热闹和喧哗,烦恼和苦闷,都丢开吧,来听一首曲子,来和这个阔大的世界静静相依。
    这幅画的名字简单而明然,就叫《弹钢琴的女子》。
    另一个女子是在杂乱的市井一角中开着一爿精致的小店,门楣上书写着“秋在水,静中香”。
    我是在烦恼之际遇见这小店的,那门楣上的店名瞬间捉住了我的躁烦。我眼前一亮,走了进去。
    那女子正坐在收银台前,黑缎的长发,白衣素裙。她低着头,在看一本书。见有人进来,抬首,盈盈而笑。
    小店里经营的和很多精品店一样,头饰,小礼物,化妆品,小挂件……我慢慢地看着,那女子依旧坐在那里,低头看书。不像一些店,被人追来追去地问着盯着,很不自在。“秋水,吃饭啦!”一个小女孩从店门口探进头来说,鬼灵精怪的。
    原来这女子叫秋水呀!她向小女孩调皮地做了个鬼脸,小女孩一溜烟不见了。过了一段时间,我特意跑了很远的路来看这小店,知道了那小女孩是秋水的女儿。
    关于她,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可是,我肯定她绝不是活得苍白肤浅的人,正如她的名字,她的店名一样,一泓秋水,简静而不乏深邃,素淡而不乏芳香。
    后来,读董桥先生的书,知道了一副对联,那是台静农先生书写的松禅老人的诗句:万事尽如秋在水,几人能识静中香。想那叫秋水的女子早已是深深了悟于心的吧。
    秋水无痕,静水流深。其实到后来谁的人生都一样,像季节,像秋水,像画上弹钢琴的女子,热闹之后,要的是精神层面的静谧阔大和芳香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