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黔东南日报 第950期 第A5版:文艺副刊

天寒寻旧衣

  □王吴军
    天气寒冷的时候,我打开衣橱找几件厚一点的衣服,那一刻,我看到了那些旧衣。
    旧衣虽然旧了,但是,却是摸起来就让人感到温暖的衣服。它们在昔日的时光里被折叠整齐,相互挤靠着放在衣橱里,散发着淡淡的樟脑味儿,恍惚间,还有一丝绵绵不断的亲切气息。
    其实,那都是一些许久没有穿的旧衣。有黑色的毛衣,有白色的秋衣,还有咖啡色的夹克衫,以及黑色的棉衣,有的衣服的颜色已有些微微泛黄了,不过,这些衣服的式样还是那么特别,只是有的衣服明显瘦小了许多。那件蓝色的上衣,细细的棉布料子,挑起一身的温暖,依然喜欢,因为旧了,却没有了穿出去的勇气。就这么放着,等待着终究被放弃的结局。寒冷日子里的阳光明亮而清冷,淡淡地穿过明净的玻璃窗,温和而均匀地洒落下来。我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衣橱里的那些衣服,沉默地蛰伏着,仿佛是各怀心事,渴望与身体深处最隐秘的部分进行亲密的交流,又仿佛是一只只的小兽,急欲要挣扎而出,却似乎又觉得过于冒失和不妥,只是怯怯地用一双眼睛带着几分羞涩的神情张望着这个曾经熟知和贴近的世界。
    衣服虽然是旧的,却曾经温暖无比和鲜艳无比。
    是的,旧衣也是暖衣,也曾经在这个世界上无比光鲜过。旧衣也曾穿在人身上,或挂在纤尘不染的橱窗里,以洒脱出尘的姿态,俯视着红尘里来来往往的脚步和目光。然后,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这些衣服被一双渴慕的手摘了下来,一件一件的在身上试穿。繁华如锦的年龄,干净的容颜,清亮的眸光,扬起年轻的手臂,心里,是满满的愉悦。那是一种素年锦时的绽放,那是一种惊鸿照影的喜悦,风在春光里,花在绿树上,分明有着人行云端的酣畅淋漓。
    我的每一件衣服都曾经和我肌肤相亲,都曾经是我的暖衣。我的衣服以它的踏实和宽容,温暖着我在俗世中的肉身,包裹着我心中小小的虚荣,曾经一次次承受着他人真心或虚伪的赞美。我把我的衣服一次次一天天地穿下去,不知不觉中,眼见得这些衣服一天天旧了起来,有了熨烫不去的皱褶,甚至有了无法洗去的污渍,或者在慢慢地褪色,慢慢的失去原来的美丽,失去曾经的光彩。其实,这世上没有谁的感情是永远新鲜的,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让人忘了起初的心动,渐渐生出莫名的厌倦,最后,开始无限期地将一些曾经拥有的美丽和光鲜甚至温暖搁置起来,尘封在一隅,懒得去理睬。
    时光如水,时光这东西其实始终是超越我们的想象的。有的时候,我们会忽略时光的存在,但是,每个人丧失和接近的,依然要遵循时光的规则。就如曾经穿过的那些旧衣,在某一天,犹如秋天的扇子一样,被冷落在一旁,蜷身在一个只可容身的角落,尽管再也没有了清水的柔软洗涤,但是,时光的流逝让它们仍然缓慢而不可躲避地旧下去,甚至因为一些忽略和遗忘,旧的速度会越发的江河日下。生命的挺拔和痴爱也会一并旧去,渐渐成为一些远去的影子,消失在时光的那一端,难以望见。
    我曾经一个不惧怕时光的人。总是以为手里握着的,是可以尽情挥洒的大把大把的光阴,所以,从不畏惧,从不惦记,也从不吝惜,只是一味汪洋恣肆地挥洒着,将自己的时光尽情付与无穷无尽的梦想,付与给柴米油盐的琐碎生活,付与无休无止的许多欲望。
    此刻,当我打开衣橱,站在那些尘封已久的旧衣面前,我第一次看见了时光竟然是以这样具体的形式存在着。昔日声音和风景都遥远了,一层一层地覆盖着,无声无息,却蓬勃有力,仿佛是宣纸上淌着的湿漉漉的水墨,悄然晕染,慢慢渗透,然后,猝不及防地将生活的本来模样慢慢遮盖起来。岁月静好,惺惺相惜,曾经是我一直有着的向往,我握在手中的旧衣,亦是一阕昔日年华的影子。
    有许多东西是由不得自己的。隔着时光的堤岸,那些曾经的旧事越发朦胧和不可触摸。而我心头汩汩流淌的思绪,依稀是一掬细沙,悄然落下,纷乱,柔软,让我一次次走进一件暖衣的深处,凝视那些走失的时光,想起许多。
    曾经有过的惊艳与远离,曾经有过的温暖与忧伤,曾经有过的美好与遗憾,在心中涌起,但是,我并不想从这里得到什么证明或诠释。流逝的时光,不是手上的掌纹,可以让人在打量的时候窥见一切的细枝末节。
    我今日的寻找旧衣,只是为了找到一件暖暖的棉衣抵挡风寒,我的母亲嘱咐我说,天冷了,记得添衣,妈不在你身边,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想起母亲的这番嘱咐,我的心中有温暖,也有酸楚,便催促着我去寻找旧时的棉衣,去抵挡晚来风急。
    母亲的手很巧,我小时候穿的衣,全是她一手做出来的。那时母亲给我做的衣,领子上总是要绣一条龙的图案,袖口上要捏出一些皱褶,在我不小心蹭破的地方,母亲会用她的巧手织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小老虎。我记得,年轻时的母亲常常在忙碌之余坐在家门前的凳子上做衣服,她飞针走线的样子很好看,像是一朵春天的花,在阳光下温馨地绽放。后来,母亲老了,她做衣服的手艺也不大用了。我知道,当我想起那些母亲给我做的旧衣,我就会想念那些时光深处的故事,想念曾经的温暖。
    有些东西是无关风月的,仅仅是时光的见证,珍惜过往的日子和温暖,于山长水阔之后,凝成心中的温馨。对于旧衣的眷念与遗忘,除了印证时光的流逝之外,其实还是在测试着内心与内心的某种距离。
    每一件的旧衣都暗藏着时光的美丽和温暖。抚摸自己的旧衣,就如抚摸时光和温暖。曾经明亮过,曾经明媚过,曾经爱过,也曾经恨过。衣襟上有几番的春来秋往,如今,脚下踩着的还是那片土地,头上顶着的还是那方蓝天,人却不再是当初的人了,时光的流逝中,晨昏交替,昼夜转换,已然是岁月蹉跎。
    我想对我的旧衣说,如果时光也可以旧去,我能不能成为你心上的旧影,不期望年年月月的靠近,也不苛求分分秒秒的拥有,我只是想让你在风轻云淡或月朗星稀之时,偶尔想起我,再轻轻放下,可以吗?
    天寒寻旧衣,旧衣暖身心。
    旧衣是暖衣,虽然旧了,却常常和人一生若即若离,让人总是一生都难以舍弃。
    天寒寻旧衣,默默寻暖意。旧衣暖身心,真情未曾去。